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法冶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冶新闻 > 社会与法 >

王书金再审坚称自己是案犯 检方称笔录口供不合

2013-07-10 14:07 | |
我要分享

 聂树斌案“真凶”实体审理

  大批记者被允许进入法院开庭前法官亲自给聂母送旁听证律师申请查阅聂案部分案卷获准

  今天上午9点,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再次开庭审理王书金强奸杀人案。这是此案的首次二审实体审理。

  此案与国内著名“喊冤案”聂树斌案联系紧密。1995年聂树斌因强奸杀人被判死刑,十年后王书金承认自己是“聂树斌案”的真凶。

  多年来,聂树斌的家人一直在四处奔走。记者注意到,此次开庭前,法院在律师会见、查阅卷宗、当事人接待等方面,与以往有很大变化。

  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刘博今认为,这与今年最高法院院长更换后的法院新理念有关。

  上午现场

  “王书金坚称自己就是案犯”

  2005年,王书金因其他犯罪落网后,称导致聂树斌被判死刑的刑事案件,是他所为。但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

  2007年3月,王书金被判死刑,他上诉后,今天二审第三次开庭。

  上午8点25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走进法院。大批媒体记者也被允许进入法院。9点,庭审开始。

  庭审内容依然针对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强奸杀人案展开激烈交锋。此前检方出示了花衬衣及现场方位图等证据,极力证明王书金无辜,而其律师则仍然坚持认为王书金应对此案负责。

  对此,聂树斌的辩护律师刘博今认为,双方这样“角色变换”倒是可以用法理理解,“检方坚持王书金与此案无关,因其不能仅从王书金口供来推断其有罪,而王书金一方又没有关键直接证据证明其强奸杀人,即疑罪从无。”

  “王书金坚称自己就是案犯,如果这被法院认定,其有获得减轻或从轻处罚的可能。”刘博今称,因此作为其辩护人,朱爱民当然要坚持王书金的意思。

  在质证阶段,检察官又出示了一组石家庄西郊杀人案现场勘查笔录,笔录要点显示:中心现场有康某尸体,已高度腐败,头东脚西,仰躺;穿袜子,背心在乳房上边,余处全裸。

  左脚西侧20厘米处有一鞋尖朝西的红凉鞋,左脚西侧偏南30度处有一串钥匙,尸体北侧偏西1.5米处有一辆女式自行车。

  由中心现场往南90米往西有一非贯通的东西走向的田间小路,均长满或堆满杂草,南北两侧为玉米地,在距离南北田间路48米处的玉米地南头杂草堆里有死者的连衣裙、内裤等。

  检方称勘查笔录与王书金口供不吻合

  法庭上,检察官出示了石家庄西郊杀人案被害人尸体检验报告。法医实践报告要点显示,死者尸长152厘米,头发色黑,长20厘米。身体除颈部有衣服缠绕外,全身未发现明显创口及骨折,结合案情分析,康某符合窒息死亡。

  对检察官出示的以上证据,王书金没有表示异议,辩护人则要求证据出示完毕后,再一并质证。

  随后,检察官出示了被害人康某父亲、丈夫、被害人工友、同事等人的证言,王书金对此毫无异议并提出,自己在脱掉被害人衣服时,可能把小背心挂到了被害人的脖子上,但对花衬衣并不清楚。

  检方则称,现场勘查笔录中证实的小背心位置以及尸检报告与王书金口供不相吻合。“事情过去10多年了,对有些情节、时间的记忆也是模糊的,王书金所供述中有不一致的地方是可能的。”其辩护律师朱爱民说。

  截至记者发稿时庭审仍在继续。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向聚集在法院门前的媒体记者举起自己的旁听证 摄/记者付丁

  法院态度今昔对比

  变化

  1

  媒体旁听

  允许大量记者进法院

  前些天主要针对程序进行的开庭,河北高院进行了微博直播,并允许学者及记者等200余人旁听。

  其余没有进庭旁听的记者,也被法院安排在休息室内观看微博直播。

  而王书金涉嫌强奸杀人一案在一审及二审第一次开庭时,河北两级法院均没有允许旁听此案。

  对于此前众多媒体询问法院聂案和王书金案案情时,法官们也闭口不言,或者谨慎回答。

  一位从业近10年的媒体同行称,法院对案件的宣传态度与以往不尽相同,在2012年以前,基本没有旁听过任何涉及再审以及被宣告无罪的案件审理。

  变化

  2

  当事人接待

  法官去酒店送旁听证

  昨天,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与律师来到法院,向法官申请旁听证。

  法官答复,“您先回酒店,我向院里汇报。如果可以,我给您送过去。”

  晚上8点40分,法官真的来到张焕枝下榻的某酒店,给她和另一名亲人送来两张旁听证。

  “这跟我以前去申诉时的待遇完全不同。”张焕枝激动地说。

  张焕枝有着8年的申诉之路,据她讲,“以前就是在法院门口喊破了嗓子也没人理。”

  6年前审理王书金案时,张焕枝没有被允许进庭旁听,她只能隔着法庭厚厚的门板,侧着耳朵听听庭审内容。

  变化

  3

  律师会见

  法院一说看守所就办

  此次开庭,与二审第一次开庭时间相距6年,之前律师多次要求,都无果。

  今年4月,朱爱民会见王书金时发现,王书金已不在原先的看守所内,看守所称,“不知道王书金去哪了。”有谣言说“王书金已死”。

  二审开庭后,朱爱民得知,王书金已被转押至邯郸磁县看守所。他来到磁县看守所后,被告知“今日因故无法接见”。他与主审法官电话沟通,经过法官进行协调,看守所很快让朱爱民会见了王书金。

  “这是我与王书金多年后第一面见面,很难得,法官办案效率和态度转变了,会见被告人不那么难了。”朱爱民说。

  变化

  4

  查阅案卷

  聂树斌律师申请终被许可

  聂树斌的两任代理律师李树亭和刘博今多次要求法院重审聂树斌案,但得到的答复均是“案情复杂,正在调查”等。

  两任律师曾向河北省高院法官申请查阅案卷30次,但都被拒绝。

  王书金案二审再开庭程序启动之后,法院允许他们查阅聂案的部分案卷。刘博今觉得,这显然是一种进步。

  “检方出具的关于聂案的相关卷宗,对于聂家人申诉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聂案不构成完整的证据链,那么聂树斌肯定就能翻案。”刘博今说。

  刘博今认为,法院公开了聂树斌案的部分案卷内容,使得真相越来越近。

  但是,律师们希望能够查阅聂案的全部案卷。7月8日,河北省高院召开庭前会议,朱爱民再次提出这一要求,“但合议庭未给出明确回复,并称自己做不了主,能否查阅全部案卷一事需汇报。”

  最终,法院还是无法将聂树斌案的全部材料交给律师。

  这不仅使王书金案的再审受到部分影响,也让聂树斌“翻案”存在重大阻碍。

  “他们可能是在等王书金案的结果。”刘博今律师称。

  文/记者王晓飞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