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民商类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成功案例 > 民商类案例 > 交通事故 >

肇事方开150万元的空头支票,受害方怎么办

2014-11-07 00:00 | |
我要分享

案情简介:

2011年4月8日晚上10点半左右,赵某驾驶黑色本田轿车沿沪青平高速由向青浦方向行驶,至嘉闵高架上匝道口附近时向右变道,碰撞了右侧车道同向正常行驶的荣威轿车,致荣威车失控与右侧防冲墙顶端撞击后,又与嘉闵高架上匝道右侧护栏墙相撞,酿成荣威车司机陆某不幸死亡、女乘客刘某重型颅脑损伤的惨剧。事故发生后,赵某拨打110报警并在现场等候交警处理。交警部门认定,这起因黑色本田车违反交通规则随意变道引起,赵某应对本起事故负全部责任。

2011年5月12日,在与受害方协商事故善后时,赵某任总经理的裕龙投资公司出具担保书明确:“在赵某与陆某、刘某交通事故的人身赔偿案中,自愿作为赵某的保证人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同年6月21日,赵某因涉嫌被。11月23日,赵某父亲给陆某父母送去2万元慰问金。11月27日,赵某与陆某父母签订《调解》约定:赵某一次性补偿陆某父母150万元;陆某父母对赵某的认错态度和实际赔偿表示谅解。

2012年1月10日,赵某罪一案在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庭上,赵某痛悔不已:“我给被害人家庭带来了巨大损失,向他们表示深深的道歉。”鉴于赵某有自首情节,案发后已向被害人支付部分赔偿款,庭审中又自愿认罪,法庭酌情判处其一年三个月,一年三个月。与陆某父母签订《调解协议书》后,赵某在家人的帮助下积极筹措赔付款项,并依约在2011年12月10日前向陆某父母支付了第一笔赔偿金60万元。因短时间内筹款压力比较大,刑事案件判决后,赵某与陆某父母协商,在赔付总额和最后付款期限不变的前提下,将第二笔20万元赔偿金的支付日期从2012年春节前调整到2012年2月底。双方在某地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主持下,重新签订了调解协议书。

然而不知什么原因,在约定的付款期限到来后,赵某没有主动支付第二笔赔偿金。经陆某父母再三催讨,直到3月中旬,赵某才支付了20万元。2012年6月30日是第三笔70万元赔偿金的最后支付期限,赵某仍然没有按约支付。8月27日,陆某父母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赵某按照《调解协议书》的约定,支付拖欠的赔偿金70万元,并要求裕龙投资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2012年12月6日,长宁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本案。法庭上,赵某对陆某父母陈述的案件事实没有异议,但表示她父亲曾在双方签订协议书前给过原告2万元,要求将这2万元从70万元中扣除。腾飞资产管理公司则表示,担保书产生的原因,是为了给赵某办理取保候审手续,不同意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围绕2万元是否应当抵扣以及腾飞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双方进行了激烈争论。陆某父母认为,2万元是双方调解之前赵某父亲对他们的慰问,与赔偿款没有关系,不能抵充。腾飞公司则强调,担保书是为了办理赵某取保候审的手续才写的,双方在调解协议中并没有提到担保问题。而且,裕龙公司已变更为腾飞公司,腾飞公司并没有追认裕龙公司的担保。因此,腾飞公司不应连带承担赵某的赔偿责任。

随后,合议庭随即对案件进行了评议,并当庭作出判决:赵某应在判决生效后三天内赔付陆某父母70万元;腾飞资产管理公司对上述赵某的赔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律师说法:

问:本案的赔偿金额如何确定?腾飞公司是否要承担连带责任?

答:本案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具体赔偿数额双方已经通过《调解协议书》确定,该《调解协议书》具有法律约束力,被告赵某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赔付义务。被告要求扣除的2万元是在双方签订协议前支付的,之后签订的协议并未明确要从赔偿总额中将2万元扣除,庭审中原告也不同意扣除,因此,这2万元不应在被告尚未赔付的款项中抵扣。

担保书上的担保人裕龙公司并没有进行注销登记,仅仅进行了名称变更,更名后的腾飞公司与更名前的裕龙公司实质上是同一家公司。因此,裕龙公司盖章签署的担保书,对腾飞公司依然具有约束力,腾飞公司应当对赵某的赔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责任编辑:admin)
图片推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