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民商类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成功案例 > 民商类案例 > 交通事故 >

李某诉王某,陈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14-11-21 00:00 | |
我要分享

案情简介:

在2009年12月的一天下午,在公路上,陈某驾驶轿车(借用王某的车),将在横过公路行走的李某撞伤,后李某被家人送往医院抢救治疗。事发后,交警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为:陈某驾驶机动车辆遇行人横过公路时未躲让,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第47条之规定(第一款规定:机动车行经人行横道时,应当减速行驶;遇行人正在通过人行横道,应当停车让行。第二款规定:机动车行经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时,遇行人横过道路,应当避让。),是形成事故的主要原因,具有主要过错。李某横过公路时未在确认安全后通过,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62条之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具有过错。最终认定陈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李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在2010年经法院审理,对李某的相应赔偿请求做出了判决。在2010年的一审生效判决书中判决王某与陈某承担对李某的连带赔偿责任。

因李某又发生二次手术等后续治疗,于2012年再次提起诉讼,要求陈某及王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律师代理王某。

法律剖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是车主王某是否应对李某的后续治疗相关费用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于2010年7月1日起施行前,对于车主的出借车辆在发生后是否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在2004年5月1日开始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该解释成为交通事故中责任人的主要确定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及第三款规定 “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第一百三十条规定 “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在车辆借用的情况下大部分地区以当事人是否存在过错来判断是否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这与《民法通则》及其司法解释中对于民事责任承担的构成要件来确定民事责任的承担的精神是相一致的,一些地方高级法院的有关交通事故赔偿案件的指导性文件中得到体现。如:《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三条“出租或出借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的,如出租人或出借人有过错,应将出租人与承租人或出借人与借用人列为共同被告。”其他如市(《重庆市高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 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七条“借用他人机动车发生 道路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由借用人承担赔偿责任。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出借人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出借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所出借的机动车有缺陷,并因该缺陷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二)借用人没有驾驶资质的;(三)依当时情形借用人明显不能驾驶机动车的。”)、省(〈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的若干意见〉中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出借、出租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由借用人、承租人承担赔偿责任;但出借人、出租人在机动车管理或者对借用人、承租人的选任监督上存在过错的,也要依其过错程度承担赔偿责任。”)、省(〈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试行)〉第四条第二款第八项中规定“机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出借人(车辆所有人)对借用人已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或所提供的车辆不存在发生交通事故的危险负担的,出借人不承担责任。”)、省(〈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中第七条规定“借用他人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由机动车借用人承担赔偿责任。但有下列情之一的,出借人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明知所出借的机动车有缺陷仍出借,并因该缺陷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二)明知借用人没有机动驾驶资质仍出借的;(三)明知借用人存在醉酒、疾病危险因素仍出借的;(四)借用人下落不明的;(五)未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六)有其他过错的。”)高级人民法院均有类似规定,其的共同点是:都确定了出借人(车主)承担赔偿责任以其在出借过程中存在的过错为原则,也就是说在出借过程中车主有过错承担责任,无过错不承担责任,即适用过错原则。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施行后,其中第49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在法律上明确了借用车辆时发生交通事故,车主承担的是过错责任。在2012年12月2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第一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并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确定其相应的赔偿责任:(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机动车存在缺陷,且该缺陷是交通事故发生原因之一的; (二)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 (三)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因饮酒、服用国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的; (四)其它应当认定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对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中规定的车主过错进行了明确的规定。

在本案中因为没有证据证明车主王某存在过错,最终法院没有判决王某承担李某后续治疗的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结果:

终审判决由陈某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支持了李某的诉讼请求,判决陈某及王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审法院以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为由发回重审,一审重审经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判决陈某承担赔偿责任,宣判后李某不服提起上诉,请求改判王某与陈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审最终驳回李某的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admin)
图片推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