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民商类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成功案例 > 民商类案例 > 交通事故 >

孟某诉金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14-11-21 00:00 | |
我要分享

案情简介:

2011年4月的一天晚上,同为一个公司员工的孟某与金某在一起大量饮酒后,又共同开车外出,不幸途中发生单方,双双于车祸现场死亡。后经交警勘验现场、提请机构鉴定(孟某与金某均有驾驶资格),最终事故责任认定金某为驾驶员,对事故负全部责任。肇事车的所有人是金某的父亲,金某在另一个城市生活工作,肇事车刚经过机动车年检不久,已交由金某在其工作的城市使用近两个月。后孟某的家人以金某的父亲为被告提起诉讼,要求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律师代理金某的父亲。

法律剖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是车主金某的父亲是否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是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做为金某的继承人其父亲要承担的责任就是金某在事故中要承担的责任,但应仅限于继承遗产的范围内。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在本案中金某在交通事故中负全部责任但已经死亡本身也是受害者,所以做为金某的继承人其父亲应当在其继承遗产的范围内承担金某应承担的责任。至于金某在本案中应承担的责任并不是按事故责任认定中确认的全部责任,因为交通事故责任并不完全等同于民事法律赔偿责任。第七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并送达当事人。”根据该规定,交通事故认定书本身并非行政决定,而是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做出行政决定所依据的主要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中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主要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等法律、行政法规,在分析判断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时,与民事审判中分析判断侵权案件适用全部民事法规进行分析有所区别,而且,认定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与民事诉讼中侵权案件的归责原则不完全相同。在交通事故中,行为人有同等的过错不一定承担同等的责任,过错大的不一定是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人。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二条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逃逸的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责任。当事人故意破坏、伪造现场、毁灭证据的,承担全部责任。”该规定中,此类交通事故归责的依据不是发生侵权行为时的过错大小,而是侵权行为发生后其他违法行为。因此,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进行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时归责方法与民法上的归责原则存在区别。所以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做出行政决定所依据的主要证据,虽然可以在民事诉讼中作为证据使用,但由于交通事故认定与民事诉讼中关于侵权行为认定的法律依据、归责原则有所区别,同时,交通事故责任也不等同于民事法律赔偿责任,因此,交通事故认定书不能作为民事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分配的唯一依据,行为人在侵权行为中的过错程度,应当结合案情,全面分析全部证据,根据民事诉讼的归责原则进行综合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的司法解释〉中第二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具体到本案中,孟某与金某一起大量饮酒后一同乘车外出具有过错,并且孟某的搭乘行为是民法上的好意同乘行为,好意同乘的侵权行为,是交通事故侵权责任中的一种具体责任形式。所谓好意同乘,就是无偿的好意同乘,即搭便车、搭顺风车,是指无偿搭乘他人机动车,且该机动车在交通事故中遭受损害。好意同乘者,就是在交通事故中在遭受损害的一方机动车内的无偿乘车人。无偿搭车人在搭车时,应当合理地预见到搭车有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司机在同意或邀请他人无偿搭车时完全是出于善意,对其应尽的注意义务不应等同于从事营运性客运的司机或车主应尽的注意义务,根据我国《》及《》的规定无偿搭乘他人机动车,因该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受到损害的,应当酌情减轻机动车方的赔偿责任。基于上述理由,最终法院认定金某对孟某应负60%的赔偿责任,因金某已经死亡,判决由金某的父亲在其继承遗产的范围内承担60%的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49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在法律上明确了借用车辆时发生交通事故,车主承担的是过错责任。尽管本案中车主与驾驶人是父子关系,但在法律意义上肇事车仍然是金某借用。因为肇事车由金某在工作地城市使用近两个月了,在开始交由金某使用时车辆本身又不存在任何安全行驶隐患,做为车主的金某的父亲不存在过错,所以金某的父亲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结果:

终审判决由金某的父亲在其继承的遗产范围内承担60%的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定在本次事故中金某应承担60%的赔偿责任,判决金某的父亲在其继承的遗产范围内承担金某应负的赔偿责任。宣判后孟某的家人不服提起上诉,请求改判金某的父亲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审最终驳回孟某家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admin)
图片推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