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民商类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成功案例 > 民商类案例 > 人身损害 >

当事人与物流公司生命权纠纷一案

2014-12-15 00:00 | |
我要分享

上诉人(原审被告):市现某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蚌埠市治淮路XXX号。

法定代表人:叶某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某、段某,南某松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某群(又名杨群),女,1972年7月26日出生,汉族,无固定职业,住蚌埠市宏业村马场湖烟墩村XX号。

委托代理人:宋晓琼,安徽顺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英,女,XXXX年3月3日出生,汉族,农民,住王府镇洪朝村朝组XX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敏,女,XXXX年3月4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洪某倩,女,XXXX年9月19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洪甲,男,XXXX年12月6日出生,汉族,住址同上。

以上四位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沈某,安徽某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蚌埠市现某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流公司)因与杨某群、张某英等生命权纠纷一案,不服蚌埠市人民法院(2008)龙民一初字第422号民事判决,上诉于本院。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8年12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物流公司委托代理人刘某、段某,杨某群委托代理人宋晓琼,张某英、张某敏及其与洪某倩、洪甲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沈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4年12月7日杨群与物流公司签订了一份装卸合同,合同约定:一、物流公司的装卸工作委托杨群组织人员承担,二、杨群在工作期间,发生一切工伤事故,均由杨群自行负责,物流公司不负任何责任等。洪某旺系杨群组织招聘的人员之一,为物流公司进行装卸工作。2006年11月30日,洪某旺在工作中不幸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张某英(其有子女三人)系死者洪某旺的母亲,张某敏系死者洪某旺的妻子,洪某倩系死者洪某旺的女儿,洪甲系死者洪某旺的儿子。由于杨群、物流公司不支付各项费用,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遂于2008年6月3日诉至原审法院,要求物流公司、杨某群赔偿各项损失合计347551.5元,并承担本案的用。

原审法院认为,洪某旺系杨群雇佣的为物流公司做装卸工作的人员,其在工作中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要求物流公司及杨群赔偿、死亡赔偿金于法有据,应予以支持。被抚养人张某英的生活费,由于其有子女三人应为2754元×5/3,计4590元。被抚养人洪某倩于XXXX年出生,其应为2754元 ×6/2,计8262元。被抚养人洪甲于XXXX年出生,其抚养费应为10年,由于其只要求8年并无不妥,故应为2754元×8/2,计11016元。被抚养人抚养费总计为23868元。因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处理事故需要产生一定的费用,故交通住宿等费用虽没有正式发票,其要求的数额可适当给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第十八条规定,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的,精神损害抚慰金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精神,其数额以60000元为适宜。杨群提出的其仅是与物流公司委托关系不是洪某旺的雇主,理由不能成立。物流公司虽然与杨群签订委托合同,但物流公司的工作不是委托杨群自己能完成的,洪某旺等人实际是为物流公司工作,并且也是在物流公司提供的场所工作,物流公司与杨群签订委托合同约定:在工作期间,发生一切工伤事故,均由杨群自行负责,物流公司不负任何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十八条第一款(五)项的规定,该约定属于无效条款,不受法律保护。故物流公司依法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杨群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死亡赔偿金229472元、丧葬费 1109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3868元、交通、住宿费6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0元,合计325030元。物流公司对杨群承担连带责任。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513元减半收取,由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负担800元,杨群负担2456.5元。

一审判决宣判后,物流公司不服,依法提出上诉。其上诉称,1、物流公司作为发包人与杨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无法律依据;2、洪某旺系农村居民,其死亡以城镇居民标准赔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被上诉人杨某群未作书面答辩。其口头答辩称,1、物流公司的装卸工作委托杨某群组织人员来进行,杨某群和物流公司之间是委托关系而不是承揽,杨某群并不是洪某旺的雇主,只是受上诉人的委托找人进行装卸,发生事故的责任应当由委托人即物流公司承担,杨某群在本案中并无过错,不应当承担过错赔偿责任;2、对赔偿的标准,应当按照农村户口的人员标准来计算。

被上诉人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书面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物流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责任;2、洪某旺已在城镇合法居住超过1年,故应当按城镇标准计算。

经审理查明,物流公司对原判认定的“洪某旺系杨群组织招聘的人员之一,为物流公司进行装卸工作”的事实有异议,并认为杨群承揽了物流公司的装卸工作,对原判认定的其他事实无异议。杨群及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对原判认定的事实无异议。对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原判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各方当事人对在同洪某旺、张银兵进行装卸作业时的叉车系物流公司所有均无异议。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杨某群组织人员进行装卸作业需要何种从业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

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为了证明洪某旺是从物流公司所有叉车上掉下来摔死亡的事实,提供了蚌埠市公安局解放派出所的接处警情况登记表及对张银兵、杨某群、王安全的询问笔录。该登记表处出警记录栏内载明:2006年11月29日晚七、八点钟,洪某旺在本市现某物流公司干搬运,从叉车上掉下来,经抢救无效死亡。该询问笔录载明,张银兵陈述:2006年11月29日晚上,我同洪某旺、陈兵在现某物流公司干搬运,当时我们往货车装货,洪某旺在车上,叉车挑雨布上去,叉车挑的高度不够,洪某旺从货车上下来,站在叉车上往货上递雨布,当时雨布掉下来一半。我跟洪某旺讲:“你把雨布放下来,我将它盖好,再用叉车叉上去”。我看到雨布掉下来,没有几分钟,洪某旺从叉车上掉下来摔在地上,我把他扶起来,看他头上都是血,我喊人将他送到医院,医生检查讲死掉了。杨某群陈述:“开叉车的讲:‘当时洪某旺在车上爬倒拽叉车上的雨布,我以为他拽住雨布,我将叉车向后移动,他从车上掉下来。’”。王安全陈述:“好像是从叉车上掉下来的。”。经质证,物流公司对该登记表、询问笔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其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洪某旺是从货车上掉下来的。杨某群对该登记表、询问笔录没有异议。经审查,解放派出所接处警情况登记表与张银兵、杨某群、王安全在派出所陈述内容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明洪某旺是从物流公司所有的叉车上摔下而死亡的。

物流公司为了证明其是将装卸工作发包给杨某群的,提供了由蚌埠市恒某运输公司2006年11月21日出具的发票及杨某群同日在中国工商银行领取的用途为装卸费的现金支票存根。经质证,杨某群与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杨某群认为发票是杨某群应物流公司的要求去开的,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认为恒某公司开发票与其无关,现金支票只是支付给杨群的装卸费,不能达到证明目的。双方当事人对物流公司与杨群签订的装卸合同的真实性均无异议,该合同第七条载明:甲方(物流公司)按月与乙方(杨群)进行装卸结算。即在次月20日后结算上月装卸费用,4元/吨,按实际吨位计算。根据该合同及物流公司提供的发票、现金支票存根,可以认定杨某群与物流公司之间是承揽关系。

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为了证明洪某旺的死亡赔偿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提供了蚌埠市公安局解放派出所出具的证明,该证明载明:洪某旺于2005年6、7月份到蚌埠市现某物流打工,租住在解放街道宋庄村下曹自然村76号。经质证,物流公司、杨某群对此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均认为该证据的证明内容超出了派出所的职权范围,不是书证。经审查,该派出所对洪某旺居住情况予以证明,未超出其职权范围,物流公司、杨某群对该证明的真实性无异议,故该证明可以作为定案依据。

本院认为,洪某旺在与物流公司所有的叉车共同进行装卸作业时从叉车上摔下致死,故物流公司应当对洪某旺的死亡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洪某旺没有尽到足够的安全注意义务导致其死亡后果的发生,洪某旺本人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根据物流公司与洪某旺的过错程度,物流公司对本案承担主要责任,以70%为宜。洪某旺对本案承担次要责任,以30%为宜。洪某旺系杨某群雇佣的人员,其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的损害后果,杨某群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故洪某旺在本案中承担的30%责任应由杨某群承受。因物流公司与杨某群之间是承揽关系,物流公司对于承揽人杨某群的选任并无不当,故物流公司对杨某群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不应负连带责任。虽然洪某旺系农村居民,但其在城镇居住已经超过1年,且有相对固定的收入,故其死亡赔偿标准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进行计算。

综上,物流公司关于其不应当与杨某群对本案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成立,其关于洪某旺死亡赔偿金不应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赔偿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部分错误,适用法律欠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蚌埠市龙子湖区人民法院(2008)龙民一初字第422号民事判决;

二、杨某群赔偿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因洪某旺死亡而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325030元的30%,即97509元;

三、蚌埠市现某物流有限公司赔偿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因洪某旺死亡而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325030元的70%,即227521元;

四、驳回张某英、张某敏、洪某倩、洪甲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6513元,减半收取为3256.5元,由蚌埠市现某物流有限公司负担2280元、杨某群负担976.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6513元,由蚌埠市现某物流有限公司负担4560元、杨某群负担1953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许家才

代理审判员 陈 亮

代理审判员 魏宏波

二○○九年二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王 璐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