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刑事行政类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成功案例 > 刑事行政类案例 > 刑事辩护 >

赵某涉嫌合同诈骗案

2006-11-22 00:00 | |
我要分享

    被告人:赵某,男,52岁,汉族,中专文化程度,省市人,无业。

     2003年11月22日因涉嫌被市公安局,同年12月12日经银川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检察院指控: 1994年12月17日至 1995年8月30日期间,被告人赵某以湖南省常德市林木实业公司的名义与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分别签订了购买轴承的五份合同(其中一份未履行)。获价值2,596,594.94元的多种不同型号的轴承。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曾多次采用托收承付催收、派业务员催要、打电话、发信函等方式催促被告人赵某支付货款。自 1995年3月30日至1995年8月,赵某分别七次只给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购买轴承货款529631.85元,且将骗取的2,596,594.94元的轴承低于出厂价格在常德本地进行销售,尚欠2,066,963.11元的货款无法追回。后赵某于1997年逃离常德市,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再也无法取得联系,常德市林木实业公司营业执照于 2001年7月17日被常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 2003年11月19日被告人赵某被常德市公安机关抓捕归案。被告人赵某目无王法,胆大妄为,本无履行合同的能力,却以先履行小额合同诱骗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并低于出厂价变卖所获取的轴承,给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06万余元,其行为已经触犯了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百五十二条之规定,应当以追究其刑事责任。

    言成史继明律师接受赵某家属的委托,担任被告的辩护人。

    辩护人的意见为:公诉机关的指控实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

    一、从公诉机关所指控的构成来看,构成犯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但本案中所有证据表明,林木公司与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同的行为应属法人的行为。

    1、 从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我方向法庭出示的工商登记档案,可以看到,作为合同一方当事人的湖南省常德市林木实业公司是由常德市林科所出资、依法成立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其具有独立的民事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

    2、从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的五分合同中,我们可以看到,签订合同的双方当事人是法人而非个人。

    3、从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的发票、回款凭证来看,无论是发货还是付款,都是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对林木公司,从来都没有周某以个人名义付款或收货,所有业务往来都是在企业之间发生。

    4、公安机关补充的证据也表明,与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是企业法人的行为,不是赵某的个人行为。

    5、两次开庭控方都不能提出任何证据说明赵某具有将轴承款据为己有的目的,且(是否)存在着赵某将该笔款项据为己有的事实,更拿不出任何证据说明赵某已将该笔款项“挥霍一空”,因此对于控方所说的有关“事实”,法庭应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所有事实表明,在与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的业务往来中,全部都是法人的行为,而不是赵某个人与企业的行为,控方的起诉中也清楚地表述“赵某以湖南省常德市林木实业公司的名义与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的第55条规定表述的非常清楚“企业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或其他工作人员,以法人名义从事的经营活动,给他人造成经济损失的,企业法人应当承担明示责任。”因此,如果林木公司的有关人员在其他企业的经营活动中,给其他企业造成损失,也应该由企业法人承担相应的责任,但在起诉书的最后却指控赵某个人犯诈骗罪,这明显不符合我国《刑法》罪刑法定的原则。因此起诉书指控被告赵某犯诈骗罪不能成立。

    二、本案中法律适用问题。

    我国《刑法》第12条 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本法实施以前的行为,如果当时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适用当时的法律;如果当事的法律认为是犯罪的,依照本法总则第四章第八节的规定应当追诉的,按照当时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如果本法不认为是犯罪或者处刑较轻的,适用本法。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以及前述事实,林木公司的有关人员与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其法律后果只能由林木公司来承担,如果认为林木公司在1994年到1995年间与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的业务往来中涉嫌诈骗,则应根据法律的规定适用1979年《刑法》。但在1979年刑法中并没有单位犯罪的规定,同样也没有单位犯罪追究主要负责人的规定。因此,根据我国刑法罪刑法定的基本原则,检察机关指控赵某犯诈骗罪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周某个人实施诈骗行为的证据不足,且认定事实不清。对当时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则应根据《刑法》第十二条之规定,认定被告赵某无罪,而公诉机关却将1979年《刑法》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的罪名强加在赵某的头上,实属适用法律不当。

    因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赵某犯诈骗罪不能成立,法院应当依据法律及事实确认赵某无罪。

    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1994年下半年,湖南省常德市人周某(已死亡)向常德市林木定代表人赵某介绍轴承生意,称其兄长在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工作,可以先拿货后付款,有30%的利润。后经赵某同意,于 1994年12月4日、 1995年3月16日、 6月8日、 8月3日,由周某分别同梅某、尹某、童某及赵某本人来银行签订了4份轴承轴承购销合同,合同总价款为2596594.94元。4份合同中只有 1995年6月8日签订的合同上加盖了林木公司的公章。自1995年3月至8月,常德市林木公司分7次向第一轴承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货款529631.85元。湖南省常德市林木公司系 1993年11月8日在湖南省常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的全民所有制公司,注册资本50万,法定代表人赵某。1997年后,赵某自行离开该公司,公司账目由会计保留,后丢失。

    以上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并经当庭质证、认证的证据予以证实。(详细证据略)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某作为常德市林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不确定销路的情况下购进轴承,又不及时支付货款,在未清理债务的情况下,自行离开公司,其非法占有货款的故意存在,但因公诉机关未能提交被告人赵某低于厂价销售轴承及其实际诈骗数额的证据,而常德市林木公司的帐目已丢失,相关人员死亡,因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犯有诈骗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被告人赵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无罪的辩解及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百六十二条(三)项至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赵某无罪。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