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涉外法律事务类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成功案例 > 涉外法律事务类案例 > 海商海事 >

渤海湾油污之痛

2014-05-27 00:00 | |
我要分享

对养殖户而言,要为自己的 损失索赔绝非易事;即使有直观的到岸油污,也远未水到渠成。齐海牛红岩律师曾代理当事人介入多起海上油污损害索赔纠纷,他向南都记者描述了较完整的取证过程。

——南方都市报

“第一步是举证溢油的来源。到岸的溢油,如果有条件,可以在当地请两位公证员现场录像、取样,做好证据保全工作,要注意取样的合理性、广泛性,适当多取、有代表性地取,比如:1000亩可以取50个点。不但要证明油确实流过来了,还要证明溢油来自哪个平台或者船舶,这就需要专业鉴定机构对溢油的“油指纹”进行提取后,再与相关历史记录作比较,以确定溢油的准确来源。蓬莱19-3事件里,我们知道是哪里漏了油,但很多时候我们是无法掌握情况的。今年上半年有个案子,我们已知道油是哪家公司生产的油,甚至连哪个平台都清楚,但没证据证明确实是这个平台漏了油,而无法排除运油船泄漏的可能性,因此,我们虽然论证了很长时间,最后因为缺乏相关证据,暂缓索赔。”

“第二步是证明损失数额。不仅要由专业机构鉴定损失数额、和油污的关系,还要掌握漏油时自己确实在进行养殖的证据。养殖规模等情况最好用录像的方式记录,画面上要留存时间。”

牛律师承认,这样的取证过程对普通养殖户而言相当复杂,对单一个体的养殖户而言,成本也比较高昂,但“自己的合法权利要靠自己积极去维护”。

一位从事海洋研究的专家分析说,地方政府承担着GDP的重担,把经济发展速度放在首位,追求短期效益,这与着眼长远的生态索赔冲动相悖;考虑到进入诉讼后难免“把事情搞大”,引起媒体围观,以致产品名誉受损,地方政府很容易打消维权的念头。

除了抽象声誉之外,实际投入也无法置之度外。据牛红岩律师介绍,每打一场官司,光前期调查就需投入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是不能贸然起诉的,要非常慎重”。

海洋与渔业局环保科科长孙召波不否认地方对声誉上的担心,但更倾向于牛律师的分析。

艰难之胜

当索赔进入诉讼阶段时,还有新的困难随之降临,在维权路的尾声,为数不多的成功者都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2007年初,马来西亚籍“山姆”轮在烟台崆峒岛海域搁浅,船底被礁石划破,造成漏油,油污一直从蔓延到了沿海一带。直到2年后,41家养殖户、单位和政府部门才拿到总计5480余万元的赔偿,其中曲折一言难尽。

牛红岩作为5家养殖企业的代理律师,参与了这一案件。他告诉南都记者,我国国内类似案件少有获赔先例,原因就在于维权主体众多,总有2家以上的鉴定机构介入,鉴定标准不一致;在“山姆”轮一案中,从法院到律师都在探索破题的窍门,最关键的就是鉴定损失数额——在牛红岩律师代理的5家企业中,就有一家报告损失2000万元的;其他原告中,更有一家将索赔额从8000万猛加到1.8亿元,光就近百万。

“我们探索到,第一件事就是让所有人达成一致意见,选择同一家鉴定机构”,牛律师介绍说,该案原告41家、被告包括船东和保险公司2家,共有律师20余位,经过漫长磋商,共同选定了青岛的一家非常权威的鉴定机构,“鉴定方用2个月左右的时间调查走访了所有当事人,再通过1年半的实验室操作和理论推算,出具了大量报告,每份报告都有一本书那样厚,详细鉴定出了每家的损失数额。”

据了解,机构的专家来自中国海洋大学,为了本案专门制作了一个数据模拟系统,将溢油量、风向和洋流等条件输入进去,由电脑自动模拟出油的漂流过程,跟当时的现场照片比对,再按照污染程度、死亡率、单价等计算出养殖损失数额。

此外,专家以专业方法评价生态损失,再用实操拖渔网的办法,与事发前比较捕鱼量差额,估算生态损失和渔业资源损失。

“养殖户平时跟律师接触得比较多,了解取证的常识,大量的现场照片、录像都是有利的证据,这也是最后能拿到赔偿的关键因素”,牛红岩表示。

41家原告总共提出了7亿余元诉讼请求,经过统一的鉴定,实际损失约2亿元,按照国际惯例和相关公约,最终由海事法院依据各养殖户损失数额的比例,对5483万元的油污损害赔偿基金进行了分配;据牛红岩所知,目前养殖户通过诉讼判决拿到赔款的案件可能仅此一例,展示着维权成功所需付出的艰辛。

眼下,他正密切关注着蓬莱13-9油田溢油事件的进展。7月11日,国家海洋局发布新的通告称,C平台仍有少量油花溢出,B平台附近海域仍有疑似溢油迹象,两平台附近再次出现油带,事件可能升级,也将影响到对溢油污染的评价。

此前,国家海洋局表态,除不高于20万元的罚单外,还要针对油田进行生态污染索赔,“代表国家对责任者提出损害赔偿要求”;地方政府也在观察所辖海域变化,随时准备应对。用当地官员的话说,这是一件“好不容易冤有头、债有主的油污事件”,在法律环境的更新下,其索赔进程引人侧目。

不变的似乎只有渤海湾里忙碌进出的船舶和铺满半个大钦岛的海带。在这收获的季节,养殖户们将一车车海带收割上岸,祈祷开春时虾夷扇贝有个好收成。晾晒在地的海带给陆地包裹上一层咸腥的气味,在渤海湾太阳的照射下,照旧闪耀着幽暗的光彩。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图片推荐
网友评论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