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法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法学论文 > 民法论文 >

债权转让如何通知

2014-12-08 00:00 | |
我要分享

现实生活中,债权转让屡见不鲜,根据《》的有关规定,发生债权转让,应当通知债务人,经通知的债权转让,对债务人发生效力。但现行法律对债权通知的义务主体和通知方式并未进行详详细规定,那么债权让如何通知,才能保证其效力呢?本文拟就债权转让通知中常见的几种情况进行分析。

一、债权转让是否应取得债务人同意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的,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

根据债的相对性和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当事人的合法债权在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发生法律效力,不得指向其他第三人。从债务人的角度而言,其向债权人履行义务不仅是债务人的应有之意,而且,该义务的履行不因债权人的经营状况而受任何影响,因此,法律赋予债权人可转让债权而不必取得债务人同意的权利。从债权人角度而言,其因向债务人融资、供货、提供劳务(服务)而取得的债权人身份,应受到法律的特别保护;另方面,债权人在日常的生产经营活动中,除债务人外,还与其他有关民事主体发生相关权利义务关系,进行形成对其他人的负债。在这种情况下,为减少交易环节,节约成本,允许债权人将其持有合法债权向有关主体进行转让是法律规定之必然。此规定不难看出,债权人转让债权,不需要取得债权人的同意,通知即可。

二、债权转让由谁通知

债权转让应该通知债务人是毋庸置疑的,那么该转让通知的义务主体是谁?由谁通知才能对债务人发生效力?从合同法第八十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的规定来看,应当通知的主语为债权人,理应由债权人行使该通知义务。但在司法实践中,出现了债权受让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进行通知甚至法官通知的情形,那么对这种情况应如何界定呢?

债权受让人与债权人联合通知的效力

债权人与债权受让人签订后,向债务人发出债权转让通知之前,应受让人的要求,双方共同向债务人发出了转让通知。本律师认为,对此类通知应当认定有效。此类联合通知因债权人在列,符合转让通知应有债权人发出的立法本意,受让人在列的情况对债务人没有任何不利影响,另一方面,因债权转让后,原债权债务将在受让人与债务人之间产生约束力,因此,受让人在债权转让通知中在列的情况也不违背情理和民法原则。因此,此类联合通知应当认定有效。

债权受让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单独通知债务人如何认定

在本律师多年的执业生涯中,接触了大量的不良债权转让,其中不泛受让人自行通知的情况。最常见的为受让人持债权人不可撤销,声明其是受债权人委托以自己名义通知债务人。或受让人采用邮寄方式、现场公证方式或登报公告方式进行债权转让通知。本律师认为,无论何种方式,只要不是债权人自行进行通知,均不对债务人产生约束力。其原因如下:

1.债务人有理由合理怀疑。债权人转让债权后通知义务,对受让人来时,是新的债权的附随义务,而且该等义务的履行成本极低,若债权人不自行对该等债权转让进行通知,债务人由理由产生合理怀疑并不对受让人履行义务。

2.突破了债的相对性原理。根据债的相对性,债务人只对债权人负有义务,在债权人债务人之间未对债的有关要素(含履行主体)进行变更、或债权人单方通知变更的情况下,其他第三人无权要求债务人履行。

3.债务人对有关法律文书的真实性无从判别。在受让人持不可撤销授权的情况下,债务人对受让人所持有关文书的真实性无从判别。

4.不利于交易安全。在实践中,曾发生因债权人对其他第三人负有到期债务而拒不履行,第三人在了解到债权人对债务人有到期债权的情况下,手持债权转让通知径直要求债务人向其履行债务的情形。在此情况下,若第三人伪造有关文书或公章,债务人根本难辨真假。或者债权人转让债权后,因第三人(受让人)付款或其他资质问题产生纠纷而影响到其间转让协议的效力,债务人贸然向受让人履行债务势必产生不必要的纠纷,不利用交易安全和节约社会成本。

三、通知以何种方式进行方为有效

现行合同法仅规定了通知义务,并未规定通知的具体方式。在实务操作中,很多公司从风险控制的角度,在债权转让后,向债务人寄送书面的债权转让通知,并要求债务人签收盖章,此可谓债权转让通知的完美形式。但现实生活的复杂多变,每个债务人的情况也不尽相同,并不是每个债权人转让方都能以此方式进行通知的。在债务人不予配合的情况,产生了各种各样的通知方式,常见的有以下几种:

口头通知,比如当面告知或电话告知;

现场公证,即与公证员一起到债务人住处(所),告知债务人债权转让的事实并将债权转让通知书留给债务人;

邮寄送达,向债务人住所寄送债权转让通知书;

公告送达,在报纸上刊登债权转让通知书暨债权催收公告;

委托债权受让人通知,向受让人出具委托书,由受让人向债务人送达债权转让通知;

受让人通过起诉方式通知,在没有进行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受让人直接向法院起诉,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

无论上述通知方式如何,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告诉债务人债权转让的事实。具体哪种方式能达到目的,按照我国目前的司法体例,只能根据法律的规定,遗憾的是,找遍现行法律,仅2001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国有银行债权后,原债权银行在全国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债权人履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条第一款规定的通知义务”。此规定明确,银行在报纸进行公告通知的,视为履行了合同法规定的通知义务。言外之意,除银行之外的民事主体似乎不能采取登报方式进行通知。在实践中,采取公告通知方式是否有效,各地法院甚至同一法院的不同法院做法不一。

本律师认为,判定采取何种方式进行通知有效应从立法本意出发,如前文所述,合同法要求将债权转让进行通知的目的,以在保护债务人向确定的债权人履行,避免因履行错误产生的不必要的纠纷和资源浪费。这也是合同法没有规定通知方式的原因。所以,本律师认为,上述几种通知方式中,除第(5)中非债权人通知无效及第(6)中未通知直接起诉因剥夺债务人主动履行债务的权利无效外,其他转让方式均为合法有效。在具体的民事诉讼中,债务人以没有收到信函,不知道债权人进行登报公告通知抗辩的,债权人只要证明事后向债务人进行了口头告知或时候进行过交涉即可。

(责任编辑:admin)
图片推荐
网友评论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