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律师文集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文集 > 律师视点 >

论人身保险的保险利益

2014-10-08 00:00 | |
我要分享

一、保险利益概述

保险利益,又叫可保利益,是指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对于保险标的所具有的利害关系,即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因保险事故的发生而受损以及因保险事故不发生而受益的损益关系。人身保险的保险利益是指投保人对被保险人的生命或身体所具有的经济利害关系,即被保险人的生命或身体遭受伤害或被保险人生存到一定年龄时,均会使投保人在经济上的支出增加。例如,在一定的亲属关系之间、生意合伙人之间、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雇主与雇员之间、单位与员工之间,就存在这种经济利害关系。但是,上述经济利害关系在实际上不一定都可以构成人身保险的保险利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第31条规定,除了投保人对自己具有无限的保险利益外,我国人身保险的保险利益仅存在于一定的亲属关系之间,即投保人只对配偶、子女、父母以及与其有抚养、赡养或者关系的其他家庭成员和近亲属具有保险利益。至于生意合伙人之间、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雇主与雇员之间、单位与员工之间,虽然在经济上具有利害关系,但是并不构成人身保险的保险利益。没有保险利益的个人之间或集体与个人之间要订立人身保险合同,不管双方是否具有经济利害关系,必须经被保险人书面同意。这种被保险人同意他人或集体为其投保人身保险的法律事实,被视作投保人对被保险人具有保险利益,与上述一定亲属关系之间的保险利益在效果上是相同的。

(一)人身保险的保险利益的形式

1.本人,本人是指投保人自己,任何人对于自己的身体或者寿命,有无限的利益。投保人以其本人的寿命或者身体为保险标的,在法律允许的限度内,可以任意为本人的利益或者他人的利益订立保险合同,并可以任意约定保险金额。

2.配偶、子女、父母,依照一般原则,家庭成员相互间具有保险利益。家庭成员相互间有亲属血缘以及经济上利害关系,投保人以其家庭成员的身体或者寿命为保险标的订立保险合同,应当具有保险利益。

3.其他家庭成员、近亲属,投保人的其他家庭成员、近亲属,主要有投保人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以及外孙子女等直系血亲,投保人的亲兄弟姐妹,养兄弟姐妹,有抚养关系的继兄弟姐妹等旁系血亲。投保人对其他家庭成员、近亲属有保险利益,必须以他们之间存在抚养赡养或扶养关系为前提。

4.同意他人投保的被保险人,投保人以他人的寿命或身体投保人身保险,不论投保人和被保险人相互之间有无其他利害关系,经被保险人书面同意,订立人身保险合同,视为投保人对被保险人有保险利益。

5.有其他利害关系的人,投保人对他人具有人身信赖或者法律上的积极利益或者权利,由于该人的死亡或者残废以致影响投保人的利益的,投保人对该人有保险利益,对投保人有其他厉害关系的人,主要限于投保人的债务人,投保人的财产或者事务的管理人,投保人的雇员等。

(二)人身保险利益的存在时间

人身保险利益的存在时间,在合同订立时必须存在,至于在保险事故发生时是否存在保险利益,则无关紧要。人身保险利益的存在时间之所以不同于财产保险,原因在于:

1.避免在合同订立时,投保人对于被保险人无密切的利益关系,而引起道德危险的发生,危及被保险人的生命安全。

2.在保险利益消失后即认为保险责任终止,对保单持有人有失公平。

二、人身保险的保险利益确认

(一)利益原则

利益原则是指投保人以他人为被保险人,订立人身保险合同,是否具有保险利益,以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之间是否存在金钱上的利害关系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为判断标准。英美的法律规定保险利益以对于第三人的生命有金钱上的利益者为限。比利时、荷兰、葡萄牙的法律规定,要保人对于被保险人的生死不存在金钱、爱情及其他利益者,契约不产生效力。

(二)同意原则

同意原则是指投保人以他人为被保险人,订立人身保险合同,是否具有保险利益,不论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之间有无利害关系,均以取得被保险人的同意为判断标准。例如韩国商法典规定,订立以他人死亡为保险事故的保险合同,应当征得被保险人的同意。德国、瑞士、奥地利、法国、瑞典等国均以被保险人的同意为条件确认保险利益。

(三)利益和同意兼顾的原则

利益和同意兼顾的原则是指投保人以他人为被保险人,订立人身保险合同, 是否具有保险利益,或者以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之间是否存在金钱上的利害关系或者其他利害关系,或者以取得被保险人的同意为判断标准。我国保险法对于人身保险的保险利益采取利益和同意兼顾原则加以确认,也就是说,投保人以他人的寿命或者身体为根据投保人和被保险相互间是否存在金钱或者其他利害关系,要么根据投保人是否已经取得保险人的同意为判断依据。

因此,保险人在承保人身保险时,要坚决按照保险利益原则办事,认真审核把好关,对没有保险利益的人身保险合同绝不予签订,把防范道德风险的工作落到实处。另外,有必要时应要求投保人提供有关证据,以认定其与被保险人是否具有保险利益,尽量避免因工作疏忽导致没有保险利益的人身保险合同的产生。若发现没有保险利益的人身保险合同,应及时通知投保人采取善后补救措施,如可让被保险人补办同意投保人为其订立该人身保险合同的书面证明,实在是没办法再与投保人协商,就解除人身保险合同关系。

三、我国人身保险的保险利益的立法完善

(一)保险合同的分类

在我国,保险合同一般分为财产保险合同和人身保险合同两大类。财产保险合同是投保人和保险人协商一致由保险人对于被保险人的财产或财产利益受到损失给予赔偿的协议;人身保险合同是投保人和保险人协商一致以自然人的生命或身体健康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合同。无论是财产保险还是人身保险,保险合同当事人在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保险事故是否会发生以及何时发生,一般是不可预测的。也就是说,作为保险合同一方当事人的保险人是否承担支付保险金的义务以及何时承担这种义务,取决于保险事故是否发生和何时发生这一偶然因素。因此,人们习惯上将保险合同称为射悻合同。而正因为保险合同带有射悻性质,所以为了防止不法之徒利用他人之财产或生命进行赌博活动,避免道德危险的发生,我国学说普遍将保险利益作为保险合同的成立要件和存续要件,主张无论是在签订合同的当时还是在合同履行的过程中,投保人必须具有可保利益,无保险利益而订立的保险合同无效,或者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因保险利益的消失而丧失请求给付保险金的权利。我国的保险立法也采纳了这种见解。

然而,对于这种学说的见解和立法的态度不无疑问。诚然,财产保险合同是以补偿被保险人因保险事故的发生而遭受的损失为目的的保险合同,因此,即使发生了事故,但如果被保险人并不由此而遭受经济损失,就不存在保险人对被保险人的经济补偿。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保险利益的存在是财产保险合同的成立要件和存续要件,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保险立法对此都有明文规定,但是人身保险合同是否应同财产保险合同一样承认保险利益是其成立要件和存续要件,还有必要加以探讨。在这一问题上世界各国的保险立法并不统一,笼统地归纳起来,可分为要求人身保险合同必须具有保险利益的英美法系之观点和认为人身保险合同不需要存在保险利益、只须征得被保险人同意的大陆法系之观点。而我国学者普遍认为人身保险合同也应具有保险利益。 我国保险法也将保险利益当作人身保险合同的根本要素来对待。很显然,我国的学说和立法是站在英美法的立场上的。英国法的保险利益原则,是一种极其严格的金钱利益原则,在实际应用中造成了极为不合理的结果;而美国法中的保险利益虽然不限于金钱上的利益,适用范围比较广,但其判定保险利益存在与否的标准极不明确,故不能公正妥善地处理各种复杂多样的事例,难于确保法律的稳定性。相反,大陆法的同意原则以被保险人是否同意投保为基准,判断标准明确,是防止赌博危险及道德危险的最佳手段。

(二)我国保险法的利益原则具体含义

从实践的角度来看,由于我国保险法所采取的保险利益原则与英美法的不同,可说是一种虚拟性的保险利益原则,即投保人只要征得被保险人的同意即被视为具有保险利益而无须为之举证,因此在实际运作中可能不会产生多大问题。但是从学理的角度来讲,对人身保险合同是否也应该承认保险利益这个概念,则还是有必要探讨的。一般认为,保险利益在保险契约法中所起的作用有二:第一,它是确定保险金额的基础,有判定是否存在超额保险、重复保险以及不足额保险之重要作用。因为保险合同以补偿投保人因保险事故发生而实际遭受的损失为目的,如果保险金额超过投保人所实际具有的保险利益,那么投保人会因此而不当得利,违反保险原则,所以应当将保险金额控制在投保人实际具有的保险利益范围之内。第二,保险利益是遏止赌博行为、防止道德危险的法律手段。保险合同是一种射幸合同,若允许投保人对无保险利益的保险标的投保,则投保人可以随意利用他人之财产进行赌博活动,并且有可能为索取保险人的赔款故意制造保险事故。因此要求投保人必须具有保险利益,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发生这种危险。保险利益所起的这两大作用,就财产保险而言固然如此,但人身保险则应另当别论。首先,人身保险是以人的生命或身体为保险标的,而人的生命和身体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因此在人身保险中不存在保险价值问题,保险合同当事人可以自由协商确定保险金额而不受保险利益之限制。其次,防止人身保险中可能出现的赌博危险及道德危险的最佳手段并不是保险利益,而是让被保险人掌握投保的主动权,亦即要求投保人在投保时必须征得被保险人本人同意。这一点我们已经通过比较法研究加以论证。所以说在人身保险中保险利益不具有上述作用,因而对于人身保险合同不需要承认保险利益这个概念。

(三)人身保险立法的完善

实际上,我国保险法虽然对人身保险合同也要求存在保险利益,但由于所采用的是一种虚拟性的保险利益原则,其结果与大陆法的同意原则并无差异,因此是毫无实质性意义的。保险合同由于其带有射悻性质而容易诱发赌博危险和道德危险,而人身保险中的他人之生命保险合同则更容易为不法之徒所滥用。为维护被保险人的人身安全,确保保险合同当事人及关系人的正当利益,对于他人之生命保险合同中可能出现的各种弊端,应以法律手段严格加以防范。但是,这种法律手段应当公正而适中,既要能起到防范各种弊端之作用,又不能过于严厉而妨碍人们利用此种保险合同。通过上述探讨,笔者认为大陆法的同意原则是最为合理的预防手段。当然这并不是说同意原则就完美无缺,没有弊病。事实上,包括日本在内的大陆法国家,时常发生为骗取保险金而谋害被保险人的事例。但是,这种现象应该说是作为射幸合同的人身保险合同所不可避免的弱点,而不能全部归咎于同意原则。所以不能因此而否定同意原则的意义及作用,而应当充实一些配套的法规,并严格适用同意原则。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热门新闻